永利yl23411 > 原创天地 > 正文

《唐大红:大红的日子》

文章来源: 点击数: 更新时间: 2023-06-08

精准扶贫在湖南-口述作品

唐大红:大红的日子

 

下午三点,湖南省邵阳县郦家坪镇紫塘村村口处热气腾腾,村民唐大红正从油茶基地除完草回来,他冲一旁择菜的乡亲们笑了笑,然后径直走向洗手池,接着朝大灶方向走去。“大红,差不多啦,下厨吧!”“来嘞!”

今天是村里姑娘出嫁的日子,唐大红还是像往常一样帮主人家筹办宴席。以节约为主,花小钱办大事一直都是他的办事理念。就像他自己说的那样:“日子过得苦,可以磨筋骨;日子过得甜,也不乱花钱。”

 

不见红

 

我叫唐大红,爸妈本希望我一辈子能像这名字一样红红火火,大红大紫。

起初,日子过得还平稳。可是,人无千日好,花无百日红,想不到苦日子在等着我。

我是1992年结婚的。我天生体弱,早些年打工,落下了腰间盘突出的毛病。干不了重农活,就在塘里养了点鱼维持生活。

大儿子唐毅出生了。孩子出生时我们有多开心,后来就有多心痛。他不爱读书,我们也不逼他读,但是这孩子出去打工怎么就不回来了呢?这么多年,一点消息也没有。我已经失望不再找他了,可孩子他妈受不了,一到晚上就在被子里掉眼泪,最后急成了精神病。看病又是一大堆钱。

2008年,小女儿唐蓓出生。她的到来缓解了大儿子失联对我们的伤害。可老婆有病,我笨手笨脚地每天喂她吃饭,给她洗澡。别说牛奶了,连米粥,只有亲戚邻居送点米来才能喝上,平时只有番薯、土豆、南瓜熬烂了给她填肚子。哎,苦了这个女娃娃。

2016年,老婆跟着她姐姐去广东打工了。我也想去打工,但是身体太差,打工挣的钱可能还不够看病的,只好留在家里带着唐蓓。

后来有人喊我帮忙打理果园,终于有活干了。

早上起床煮点吃的,盛一碗给小蓓,剩下的带在身边中午吃。喂完鱼便去园里干活。2017年,初春的夜里下了场大雨。尽管人家打电话说这几天会下大暴雨,叫我不用去果园,但我瞧天还算亮堂,加上雨后土地疏松,更容易除草。就像往常一样出门了。

拿起锄头除草。感觉到起风了,抬头一看,天已经变了,风越吹越猛,我赶紧向家里跑去。这雨是说来就来,很大,一滴一滴地砸在我身上。

到了晚上,屋子漏的厉害,我拿脸盆和水桶来接雨水,把大点的锅和盆也用来接,还是不够,跑到大哥家里管嫂子借桶。那一晚,我每隔两小时就得起来把盆里、锅里、桶里的水倒掉。

村里来人看了我的房子,说是危险,不能再住人了,要我们抓紧时间收拾东西搬出去。我心里咯噔了一下,再小再破它好歹是间屋子,还能容下我和小蓓啊,我俩不住在这住哪去啊……

我的小破屋不能住人了,我的家没了。

我俩只好住到哥哥家。搬到哥哥家头一个晚上,我哭了。

男人流血不流泪,真的流泪是心碎。园里除草我不怕苦,淋着大雨我不怕冷,夜里倒水我不怕累。但是家没了,我忍不住不哭。

这日子哪天才会大红啊?

 

红房子

 

秋季过后,果园的活不多了,人家叫我不用再去做工,我也只能点头。日子又恢复到了无事可做的状态。

我觉得自己像是果园里多余的、落下的、腐烂的果子。坐在墙角晒着太阳,看着邻居家的狗,再看看自己,又比它好到哪里去呢?

“站在墙角晒太阳,等着国家送小康”,这是说那些懒惰的人,可我并不懒啊。

2018年3月12号,中国石化湖南石油分公司扶贫工作队来村了。有邻里跟我说,有困难可以去找扶贫队帮忙。我起初压根没放在心上。这么多贫困户,还真能挨家挨户扶助不成。

没想到,我不主动找他们,他们找上门来了。

3月15号,扶贫队员来到了我哥哥家。带头的是一个胖胖的男干部,自我介绍说是扶贫队队长王少华。

不晓得他们是来找我的,我一直坐在边上。直到王队长喊我的名字:“大红,来。”他说,我也是扶贫对象之一,他们会来帮我改善生活。

我才不信呢,这么好的事情怎会落在我身上?

他们不断向我了解情况,妻子呢?儿子呢?房子呢?我听不大进去,也不太想理他们,甚至有点生气,觉得不过是怜悯我。

我不愿意配合。他们留下1000块钱,走了。

第二次来,我不在家,是哥哥告诉我的。还是那个王队长带头,给我买了一袋米和一瓶油。

第三次,是王队长的领导来了,我管他叫黄总。一而再再而三,我有些相信他们了。没过几天,扶贫队就给我找了个除草的活。我有了事做,感到他们真是来帮我脱贫的了。

第四次,王队长还是穿着那件黑色的衣服。他跟我说:“大红啊,我们了解了一下你之前的那个房子属于危房。现在国家有危房改造政策,我们利用这个机会咱把房子造起来,有了房子住你也高兴了是不?”

我一听,这可不得了,才干了几天活,哪有钱造房子啊?搞不好到时候把我的老宅拆了,结果什么都没有,我找谁哭去啊!不行,这绝对不行!

我跟他们说这不可行,一步跨上天,我哪里有这么长的腿?

第五次,他们继续做我的工作,做不通。就又找了我哥哥、我嫂嫂,找乡亲邻里来劝说我。我都一一把他们给说了回去。

有一天,黄总又来看我了,他对我说:“大红啊,危房改造这件事大家都在尽力帮助你,你一定要改变心态。有什么困难直接跟王队长讲。”临走前还给了我一个红包。这回我才知道,他是全国人大代表、中国石化湖南石油分公司代表、党委书记黄河。

第六次,第七次……

不知道是第几次,他们又来了,这回还叫上了村里有钱的王有明,一屋子人凑在一起,说是要给我危房改造。

王队长说:“大红啊,厅级干部来帮扶你,你要自立自强,幸福是靠奋斗出来的,等是等不来的。现在啊,帮扶队和村两委向上级部门争取到危房改造资金三万元,想帮你把房子造起来嘞。”

我听着有些吃惊,三万元,不少啊。接着王有明又说:“大红哥,我再借你三万块。”

又是三万,我心动了。我想了想自己还有一万元,好像差不多了。我点头答应了。

房子的改造不仅有扶贫队和村支两委的大力帮助,还少不了亲朋好友的资助。

一个月后,破土砖房子拆了,在原址打下基础。看着一车车运来的红砖,我心里那叫一个高兴,好像不见红的日子开始红起来了。

两个月后,危房改造主体工程竣工。

施工人员知道我家庭困难,干完活都回自个家吃饭,帮我把茶钱、烟钱、午饭钱都省了。

2018年年底,我和小蓓住到了新房子里,贴上了大红的春联和“福”字,过了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新年。

 

红手印

 

扶贫工作队给我谋的活,是为村里主干道两边除草。除这个外,凡是我能做的事情,他们都优先考虑让我来做。

后来,村里搞2000亩油茶基地,他们让我去基地除草、打药。我又开始每天拿着镰刀,背着药水桶去地里干活了。

有一次,我除草的时候不小心把油茶苗割了,基地负责人看到了,说了我几句。

人再穷也是有点脾气的。我那么勤快,不小心割到了点苗就要挨批,心里有些委屈,产生了不想干的念头。工作队知道后,特地登门劝我:干活不能急于求成,心要细,人都有犯错误的时候,下次注意就行了。气消了,第二天我又主动到基地干活了。

之后我干活更细心,除草除得又快又好。负责人王在贵看到我的变化后,又推荐我长期到九公桥油茶基地做工。在九公桥基地,一住就是十多天,中饭、晚饭还免费。日子一天天的好起来。

2019年底,我们村整体出列。

我还成了村里第一个主动脱贫者,事情是这样。

2018年底危房改造完成,老婆有精神病两项补贴,村里还给我弄了低保,村里又引进炳林农业发展有限公司,让我既有租金,又有股金,平时还有薪金,加起来每个月近2000元收入。在我心里这个贫困帽可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情,苦了那么多年,我现在已经达到脱贫标准了,也受到了很多的帮助,是时候提出脱贫了。

也有人劝我先别急着写脱贫书,留着贫困的名头说不定还能有更多的资助。我想了想,觉得“贫困不可怕,思想要变化”,我不能再想着依靠别人了。

2019年12月10日,我到村里找到王队长“感谢党和政府,感谢扶贫队、感谢村委,我已经达到脱贫标准,我主动要求脱贫”。

王队长握着我的手说:“大红啊,好样的,你是咱们紫塘村第一个申请脱贫的,给村民们带了个好头!你的行动证明,幸福是靠双手奋斗出来的。”

我在脱贫书上按了个手印。

那手印,还真是大红大红的。

 

(唐大红口述  唐湘岳 陈德玲整理)


 

 

2018年工作队走访唐大红户 唐大红家老土砖房)


(唐大红在油茶基地务工)

 

 

作者姓名:陈德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