永利yl23411 > 原创天地 > 正文

《任满花:生活开满花》

文章来源: 点击数: 更新时间: 2023-06-05

 

精准扶贫在湖南口述作品

 

 

任满花:生活开满

 

 

任满花,女,47岁,瑶族,湖南省永州市江华瑶族自治县河路口镇老车村罗家人。平日里上山砍竹、烧炭,照顾精神残疾的丈夫、年幼的孩子、智力残疾的侄女。最苦的时候,她也咬牙坚持,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,生活开满花

 

轿

24年前,我结婚,按照瑶族习俗,新娘子要坐轿子。

从娘家到夫家两公里,轿子一颠一颠,我想女人坐轿子的时候就是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刻吧。到了男方家,走下花轿,我想着,今后这里就是我幸福的小窝,我要好好守着它。

除了山还是山,除了竹子就是竹子。没工厂,没办法打工挣钱,我和丈夫上山砍竹子、烧炭换钱,另外种点田,种些菜,够一家人过日子。

夫家家境差,丈夫还很小的时候,我婆婆就去世了。等姐姐妹妹都出嫁了,家里就剩他一个孩子。老父亲多病,钱花多,借的也多,当时娶我的钱也是借的。家里没房没车没存款,负债累累,还有一双儿女要照顾,压力太大,他总是容易多想。

我常安慰他,希望他能乐观一些,他也总是点头回应我。

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。20068月的一天,我像平常一样上山砍竹子,丈夫说身体不舒服在家休息,两个小孩子都上学去了。

我砍完竹子回家,喊丈夫的名字,没人回答。我走进房间,发现他躺在床上口吐白沫,地上有个农药瓶子。

当时我的腿就软了,本来兴冲冲想跟他炫耀一下砍了好多竹子,没有想到丈夫会服毒自杀。我从他裤口袋里掏出手机,打120

到了医院。医生说要洗胃,接着说:“醒来后可能会出现精神问题,你要做好心理准备。”

手术室外面只有我一个人。我靠在墙上,丈夫的一言一行浮现在脑海,我知道他是压力太大,但不知道他为什么要选择这种方式。靠着墙,还是站不稳,一点点滑了下去,抱头蹲在地上,小声哭泣。

医生出来说“胃是洗了,但毒素已经扩散,具体情况要等病人醒来之后再看。”

我在病房守了一整天。丈夫终于醒了,变得认不出我来,举止疯疯癫癫。

出院了,我带他回家。他无法像从前上山干活,生活无法自理。到了饭点,要把他带到餐桌前才知道吃饭;只有把药拿到他面前,他才肯吃药。有一次,不知是什么东西找不到了,他大发脾气动手打了孩子们。我拦住他,先是安慰他,后是安慰孩子们。

这还是一个完整的家吗?

丈夫的病偶尔会发作,但我也不能天天在家里守着他,我要去干活,不干活哪来的饭吃。

早上起床,我烧好饭,儿子和女儿吃好后去上学。等丈夫服完药,我拿起柴刀和扁担上山。

面对一根根竹子,我挥起柴刀一顿猛砍,想把折磨人的事情都砍掉。有时候走到山里下雨了,我不愿折回去,冒雨砍竹子,让雨水把不愉快的事情统统冲走。

山路泥泞,摔倒是常有的事。有一次我扛着满满一肩头竹子,脚没站稳,重心向前倾,竹子便一根根向前滑去。多亏我及时后仰,屁股着地,除了一身泥,没出大事。

回到家,两个孩子在家做饭,看到我一身泥,连忙怎么了,丈夫也凑过来,帮我掸掸身上的泥。这时,我瞥一眼堂屋里放着的那顶老花轿,心里有那么一点感动,好像生活没那么苦了。

我有个侄女叫罗捡花,是智力二级残疾,她怀孕后不负责任的男朋友就跑了。她依靠的叔叔生病去世后,孤零零留下她和肚子里的孩子。

我作出一个决定,把她接到家里来住。我平时也要照顾丈夫的,一个是照顾,两个也是照顾。我就觉得捡花和她肚子里的孩子太可怜了。

刚接过来那段时间,捡花总是身体不适,大概是怀着孩子的原因,有一回病得厉害,在医院住了好几天。

捡花住院那几天,天蒙蒙亮我就得起床,烧好饭照顾好丈夫后就奔向医院。捡花怀着孕,不能像我一样凑合着填饱肚子,营养得跟上。吃饭要我一勺一勺喂,顺利的话很快就能喂好,碰上她情绪差的话,老半天都喂不完一顿饭,把碗打翻也是常有的事。上厕所更是要人跟着,挺着个大肚子,生怕出什么意外。

遇上周末,两个孩子当家,我就留在医院照顾捡花。

看着侄孙马上就要出生,我又高兴又发愁。这生孩子、住院要花多少钱啊。

怎么办?卖花轿!

女儿摇着头对我说:“妈,这可是爷爷留下来的轿子,您就是坐着它过来的

我对女儿说:“妈知道,捡花姐姐要生产了,没钱怎么行?

我怎会忘记这个轿子呢,当年坐在里头还时不时撩开帘子往外看。

“妈,之前再困难咱们都熬过来了,不能卖啊!”女儿知道这个轿子的意义。

“孩子,现在的人结婚很多都不用轿子用车子了,趁着它还值点钱,卖了吧。”

再舍不得,还是卖了,卖了600块钱。

我看着捡花被推进产房,这场景跟2006年推丈夫那次有点像。但是心情不一样,那一次是绝望,这一次是希望。

手术结束,医生说,手术成功,母子平安。

花轿走了,孩子来了,值。

 

迎春花

2014年,我们家被纳入建档立卡贫困户。每个月会有生活补贴费,丈夫和捡花的医疗费也有了更多的报销。

扶贫工作队员时不时送袋米,送瓶油到家里来。每逢春节,还会给两个红包。村干部见到我都会笑嘻嘻地说:“满花啊,你是个吃的了苦的人,继续努力,把生活越过越好!在村里当个榜样。”

老房子有些拥挤还漏雨。扶贫队员告诉我可以享受国家房屋改造政策。经过核查,我们家拿到了45000元房屋改造费。在扶贫工作队的帮助下,老房子改造好了,丈夫的病情也稳定了不少。

我养了8头牛。捡花和她的孩子喜欢和我一起去放牛,我教他们怎样放牛。早上把牛儿带去半山腰草多的地方,偶尔去看一下,到了傍晚便把它们牵回来。

在放牛的路上,捡花有时学牛儿走路,有时学牛儿发出哞哞的声音,有时指着牛对我说:“牛,牛……”

我也笑着应她:“嗯,牛牛。”

我放心让捡花去放牛,我上山砍竹子卖钱。每次回家看到人在牛在,心里就踏实了。

捡花生孩子后,我又回到了带娃的日子。冲奶粉、换尿布、洗澡,每一样我都亲力亲为。孩子出红疹了,给他擦药膏;拉肚子了,注意饮食哪怕家里穷,也要把最好的给孩子。

乡亲邻里夸我勤劳,友善,像一朵迎春花。

有一回邻居家的外婆来了,老人家吃不惯买来的米,想吃自家种的米。我毫不犹豫打开米箱就盛了一袋送过去。

儿子和女儿毕业后在外打工,时不时给家里打点钱。我说不用往家里打钱,你们自己过好一点。他们还是打。

我已经脱贫了,日子过得平平安安。有时候我在想,为什么大人给女孩子取名字老喜欢用花呢?我是满花,侄女是捡花,我女儿是梅花。结婚坐的是花轿花车,打的是花伞,擦的是雪花膏。可能因为是花就漂亮,是花就有希望吧,愿我的生活开满花

当然什么都可以花,花钱,花功夫,花力气,就是不能够,花心。

 

 

(罗满花口述 唐湘岳、陈德玲整理)

 

 

(任满花带着罗捡花的儿子罗胜丙放牛)

 

 

 作者姓名:陈德玲